4008-921266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我要项目 > 我是武汉创业者 奔赴志愿前线天:队友病逝 朋友
我是武汉创业者 奔赴志愿前线天:队友病逝 朋友 发布时间:2020-03-01

  由于口罩短缺,张龙年发现这几天运输、卸载的物资基本上都是酒精、84消毒水,差不多每天都有20~30吨;志愿者环同济大健康产业园董事长张明,今年已经56岁了,还在挂车上蹿上蹿下;高德红外的董事长黄立也是,既捐钱捐物,又在协调政府资源,一直在抗疫一线……

  在武汉,像张龙年一样每天忙碌在一线的抗疫志愿者还有很多。张龙年,一名平凡的武汉创业者。1月22日,武汉封城的前一天,他明知疫情已经爆发,毅然从昆明返回武汉老家,原因只有1个:他担心年迈的父母——父母的家离华南海鲜市场大约5公里。

  回到武汉的第二天,他成为了一名抗疫志愿者。“我不是专业的医护人员,在疫情面前,我能贡献的仅有一身力气。”过去20多天里,他经常无法入眠。

  封城后,一位才和他参加年会的商协会朋友,朋友圈突然停更,7天后因疫情去世。

  前几天,他听到身边的一位队友也被确诊了,现在正在同济光谷院区的隔离病房里。

  疫情之下,他也见证了武汉创业者生存困境的艰难。他身边很多创业者朋友,很多都是一边尽力维持着企业的正常运营,减少损失,寻求转型。

  他的朋友颂大教育董事长徐春林,妻子被感染,目前一边照顾妻子,一边调整公司线上业务。目前,平台涉及的用户超过百万。

  乐福园酒楼是武汉一个连锁餐饮品牌,创始人告诉他,年前酒楼已经有超300万元的年夜饭订单,所以采购了很多物资。但因为疫情影响,线下餐饮已经停滞。创始人把酒席菜改成盒饭,免费捐助给前线人员。

  另一家叫卡比特的公司是做车联网的,创始人毕业于华科,疫情初期捐款100万元。公司80%的员工都是技术人员,压力很大,目前在紧急寻求合作。

  多年来,根深蒂固的产业结构使得武汉这个中部城市的线上公司屈指可数。在疫情中,线下企业几乎完全停滞,就连一些互联网公司也遭受重创,刚刚上市的本土企业斗鱼正在艰难求生,卷皮网也因物流停滞陷入困境。

  在武汉按下暂停键的这段时间,像张龙年一样的创业者们有了更多的时间去思考企业转型,思考新的生存方式,思考新的机会。2020年的开篇或许不够好,但他仍希望尽100%的力气自救。

  1月22日,我从昆明返回武汉老家。一路上就像往日出差归来一样,并没有感觉到疫情给生活交通带来的影响。

  在昆明的时候,我朋友叮嘱我先不要回家,毕竟疫情的爆发地在武汉。在买了200个一次性口罩,10个N95口罩后,我还是回到了武汉。原因很简单,我担心年迈的父母。

  华南海鲜市场在汉口火车站附近,而我家距离汉口火车站不到5公里。下了火车我看到,当时车站附近至少有50%的人还没有戴上口罩,路上还有行人端着热干面边走边吃,大街上一片祥和。对于这座城市的喧嚣和吵闹,人们早已习以为常。

  1月23日,武汉封城。网络世界里大家叫嚣着这场疫情的恐怖之处,一场以武汉为中心,席卷全国的新冠肺炎噩梦正在酝酿。

  因为朋友的关系,我在第二天就成为了抗疫志愿者。这个朋友是在我举办的一场活动中认识的,他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,是广大华科校友会中的一员。他组织了华科抗疫志愿者群,集全球校友力量已采购医用物资超5000万元,为一线医护人员提供保障。

  作为创业者,我已经在教育培训行业深耕10年,主要做的是企业管理培训业务的运营和推广。此次疫情爆发之前,我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谷仓创业学院中,偶尔还会帮助房地产朋友做一些活动。

  去年,我在武汉做了两场200人以上的大型活动,近10场30多人的小饭局。创业17个月,3个人的团队也交出了不错的答卷,累计营收近200万元。

  武汉封城,政府呼吁大家不要出门,所有人群聚集的活动都被迫停止。因此,当看到志愿者群成立,我第一时间就选择了加入。

  即使在成为志愿者的那一刻,说实话,我仍旧不觉得疫情有多严重。只是想着业务也停了,与其呆着没事干,还不如去为大家做一点贡献。

  其实,我只是个普通人,我也害怕,我不是专业的医护人员,在疫情面前,我能贡献的仅有一身力气。因此,我们主要的工作就是帮忙盘点物资、装卸货。

  志愿者群内,每天都有99+的图片、文字消息,诉说着病毒的残忍和口罩、防护服等资源的短缺,字字诛心。

  前几天,我听到身边的一位队友也被确诊了,现在正在同济光谷院区的隔离病房里。

  哪怕到这个时候,我还是充满了信心。虽然数据处在上升中,但政府已经在快速地做出了调整和战略部署。“武汉加油”“湖北加油”“中国加油”,这样的标语充满了我触目能及的地方,每个人都在默默做着贡献。作为志愿者,我也行动起来,连轴转地调动物资。

  封城之后,武汉的街头每天空荡荡,各小区内都是全副武装的白大褂,到处都是消毒水的味道。医院里,每个人也是行色匆匆,脸上都是担忧的神色。

  我一个朋友的爸爸也确诊了,还得不到及时的安置,妈妈在家自我隔离一个星期;

  确诊人数、死亡病例、疑似人员越来越多,医院超负荷运转。与此同时,全国各地的物资不断送往武汉。

  华科海外校友会从全球各地搜集医用级的物资,空运到武汉。防护服、医用N95口罩、医用外科口罩、一次性隔离衣、防护面罩等物资源源不断地送到指定医院。我们志愿者的工作就是从车上卸货,然后做好分类,根据各个医院的需求派车运输,并帮忙卸货。

  越靠近一线,越无力。太多的求助信息让我们感到无能为力,一线的医护人员没有得到非常好的保障,患者也没有办法得到及时救治。

  武汉新冠肺炎防控指挥部指派湖北九州通医药集团,赴武汉汉阳国博中心分装医疗防护物资,华科校友会同行,我就是那批志愿者之一。

  2月4日,我看到了各国对中国的驰援,印象较深刻的当属巴基斯坦那各式各样的口罩盒子。巴基斯坦算是全球GDP排名比较靠后的国家,真的是举全国之力把家底都捐赠了。

  不久后,我们被要求撤离,因为国博被征用为方舱医院,2月11日就会有病人过来。为了志愿者的安危,我们被要求转移。

  近来,武汉在对所有的感染病患进行摸底搜救,保证每一个病患都得到医疗救助。为此,我们也成立了搜救小组,集中校友会和媒体的力量去帮助那些病人,尽最大努力让他们住院治疗。

  渐渐的,社会组织开始加速运转,抵抗疫情之路进入正轨。然而,作为一名创业者,感到担忧的是,这座城市的商业依旧停滞,甚至可以用“惨淡”二字来形容。

  武汉有八大重点产业,分别是集成电路、光电子信息、汽车、大健康、数字、航空航天、智能制造、新能源与新材料。这些企业重技术、重研发,基本以线下为主,所以疫情期间大多数企业根本没有办法开工。与此同时,武汉的互联网企业非常少,头部企业斗鱼也在艰难求生,卷皮网也因物流停滞陷入困境。

  我估计,像我们公司这种做线月之前都没有办法开张。这就意味着,这半年公司几乎没有钱进账,就像被按在砧板上,无法动弹。最近,我也开始尝试了一下在线上开分享会,希望找到一些突破口。

  我的朋友颂大教育董事长徐春林,他的妻子也被感染,他现在既要照顾妻子,还要调整公司线上业务,使公司活下去。他的公司有木木教学平台+阳光网络直播系统,为延期开学的中小学提供在线教学解决方案。目前,平台涉及的用户超过百万。

  乐福园酒楼是武汉一个连锁餐饮品牌,总经理刘喜明告诉我,年前酒楼已经有超300万元的年夜饭订单,所以采购了很多物资。但因为疫情影响,线下餐饮已经停滞。为了尽量挽回成本,他们决定把酒席的物资改成盒饭。免费捐赠一批给前线人员,其余的则为一线医护人员提供生活保障。创始人刘望明是60多岁的大姐,她还在一线帮忙打包盒饭。

  部分科技型企业则在积极寻求合作。武汉卡比特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作为车联网行业的头部公司,创始人冉龙波毕业于华科,在公司没有盈利的情况下,疫情初期就捐款了100万元。公司早在2月3日就开展了线上办公,以确保能够及时恢复公司运营减少疫情带来的损失。其实公司的压力也非常大,原因是80%的员工都是工程师。在成立3个月就获得了奇虎360公司的6000万元A轮融资,目前,卡比特正在寻求合作,如果有感兴趣的人可以跟他们接触。

  说实话,以目前武汉的经济体量而言,我认为武汉企业短期内恢复运转的可能性不大,大多数创业者只能发挥个人的力量为公司做一些资源对接。武汉虽然有减租减税的政策,但这相较于企业损失来说,只是杯水车薪。此外,大家现在的心思也都在疫情防控上,其他的事情还没有办法顾及。

  其实,对创业公司而言,这段时间停下来思考也不失为一件好事。就我而言,过去公司的模式一方面过分单纯依赖线下,一方面聚焦的受众面也比较窄,导致公司抵御风险的能力不强。

  疫情过去之后,我打算从事K12的线上教育。我最近也在思考,现在孩子们虽然都在上网课,但是他们的注意力并不集中。我希望打造一个超级IP的老师,让他做出有趣的内容,先以短视频为切入口,再进入录播、直播体系进行教学。

【感兴趣,请留言】
姓名:
联系方式:
联系方式:

提示:感谢您的支持,提交成功后工作人员将尽快与您取得联系!

相似项目
  • 我是武汉创业者 奔赴志愿前线天:
    由于口罩短缺,张龙年发现这几天运输、卸载的物资基本上都是...
    融资资金:
    所属行业:
  • 对话徐小平:这类创业者没见面我
    原标题:对话徐小平:这类创业者,没见面,我也马上给钱! 中...
    融资资金:
    所属行业:
您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,不仅存在较多的安全漏洞,也无法完美支持最新的web技术和标准,请更新高版本浏览器!!
留言上传成功 感谢您的支持
确 定